时代格局与经济大势

时代格局与经济大势

视频地址:http://v.qq.com/x/page/s03261l71rl.html

谢作诗:尊敬的各位企业家朋友、各位同仁,非常荣幸今天有这样一个机会给大家汇报一下我对中国经济的增长逻辑与增长前景的思考。

我汇报四个方面的内容:第一个是讲一下过去二三十年世界经济,当然包括中国经济,是一个透支未来的中美“双人舞”发展模式;第二个是讲一讲存不存在一个所谓的中国发展模式?第三,我要讲一讲中国经济的问题;最后,我给出一个简单的结论,就是经济严重衰退已经很难避免。当然大家不要关注于我的结论,要关注于我的逻辑,然后结合自身的经验做出自己的判断。

下面我讲第一个问题,透支未来的中美“双人舞”发展模式。

王国维讲,词以境界论高下。我想无论做理论研究,还是做经济实务,都要以格局论高下。那么这个时代的格局是什么?一是领导人非终身制,二是信用货币。我认为把握住这两点,就能够把握住世界经济过去二三十年、现在以及未来大致的脉络。

由于领导人非终身制,能借钱花,谁都想借钱花;能够超发货币,傻瓜不超发货币。所以不要指责温家宝总理搞四万亿,把我放在总理的位置上,我下去的不是四万亿,而是八万亿,信不信?因为我比他狠。把在座各位放在总理的位置上,你们下去的不是八万亿,而是十二万亿,因为你们比我还狠。(笑声)

记住了,谁都想超发货币,谁都想搞赤字财政,没有例外。可是你想超发货币、想搞赤字财政,得有条件。你有担心,你担心通货膨胀。通货膨胀就是抢钱,民主国家尤其怕通货膨胀。在民主国家,你不能够得罪大多数,可是通货膨胀就是剥夺大多数。

我不展开讲。总之,请记住,民主国家尤其怕通胀。

集权国家呢?相对来说他怕经济下滑、怕失业。民主国家政权的合法性来自选票,我选上了,你不能说经济不好,就把我搞下去,要搞也得等4年过后。但集权国家政权的合法性来自于老百姓不造反。什么情况下就不造反呢?有工作、有饭吃就不造反;反之,没有工作、没有饭吃,活着是黄鳝,死了大不了变泥鳅,就会闹革命了。所以,在中国3.5%的通货膨胀上线和6.5%的增长下线,政府会优先保哪一个?会优先保6.5%的增长下线。在美国他一定是优先保通胀上线,这个是大格局,要清楚这一点。

都想超发货币,就是担心没有条件。现在条件具备了。

第一是IT革命,IT革命最重要的意义是使得供给端有效率,供给端有效率就把制造品的价格给遏制住了。制造品的价格被遏制住有什么意义呢?我一会儿再讲。

第二件大事是柏林墙倒塌、前计划经济国家转轨市场经济。当时全世界只有60多亿人口,一下子有25亿多的廉价劳动力重新融入到世界市场,这是一个大得不得了的事件,这个事件深深影响了世界经济的过去,正在影响现在,还将影响未来,可是我们做理论工作的、做经济实务的,都忽视了这个大事件。这个大事件的意义在哪里?也是遏制了制造品的价格。过去我们可以按每个月800块钱的工资,无限地从农村获取剩余劳动力,去追求高增长、高就业,我们知道,中国从此成为“世界制造工厂”,我们说中国的价格就是世界的价格。

制造品的价格被遏制住有什么意义呢?就是给大家超发货币、搞赤字财政创造了空前的条件。于是乎,全世界都超发货币,日本是二十年的零利率货币政策,美国是十几年的接近零利率的货币政策,中国呢,中国的货币一会儿我有图表给大家看,比他们厉害。

全世界都超发货币,然而没有通胀。有个诺贝尔经济学获得主,名叫弗里德曼,他有一个理论叫货币数量论,这个理论说,超发货币必然有通胀,价格水平会上升。可是全世界发了十几年、二十年的货币,却没有通胀。年龄稍长的朋友都知道,上世纪90年代我们说进入了新经济时代。什么是新经济?高增长、低通胀。说我们进入了高增长、低通胀的时代。

当然这个说法是错误的。弗里德曼是94岁去世的,他到死都没有想明白,甚至怀疑自己的理论错了。我想明白了!但是我不能急着去告诉他。(笑声)

原因在哪里?原因就在于IT革命以及柏林墙倒塌、前计划经济国家转轨市场经济,这两个大事件遏制了制造品的价格。就这么简单,没有那么深奥。

财政赤字呢?欧洲闹到主权债务危机的地步,美国底特律政府破产,要不是经济及时复苏,芝加哥政府也要破产,美国联邦政府几次停摆,要靠国会提高债务上限,然后才能重新发工资、开门上班,是不是?中国的债务也是非常的严重,我后面还要说。

总之是全世界货币超发、财政赤字。

你把未来的钱拿到今天花,把子孙的钱拿到今天花,当然要创造一个短期的繁荣了。说短期其实不一定短,因为体量太大了。在历史长河中,二三十年也是一个短期。

美国货币超发、赤字财政,搞来的钱用来干什么呢?搞高工资、高福利、高消费,讨好选民。我们的外教这一学期挣了钱,暑假要花的干干净净。在金融危机之前,整个美国是负储蓄。他们是生产50斤土豆,可是要吃100斤,这被叫做美国生活方式。

但是大家想想,怎么可能呢?怎么可能生产50斤土豆,却要吃100斤?不可能的,除非有另外一个家伙,这个家伙生产100斤,自己只吃50斤,否则玩不转,同意吗?

众:同意。

谢作诗:这个生产100斤土豆,自己只吃50斤的家伙是谁?中国!

大家要记住,中国的领导人也是非终身制,也要搞货币超发,也要搞赤字财政,但是钱的用途不一样。美国把钱拿来讨好选民,搞高工资、高福利、高消费,中国把钱拿来干什么?搞生产、搞投资、搞建设,是不是?所以中国和美国是什么关系?是男人和女人的关系!

汪洋副总理说中美是男女关系,其实这个知识产权是我的,我敢当着这么多媒体说,第一个讲中美是男女关系的人,绝对是我。

男人离不开女人,这个我深有体会。其实女人也离不开男人,这个我猜的。(笑声)离开了中国,美国那50斤土豆从哪里搞?离开了美国,中国那50斤土豆卖给谁?不要看中美之间有摩擦、有矛盾,有摩擦、有矛盾说明中美相互依赖、彼此离不开,要这样看问题才对。

你跟你老婆有摩擦、有矛盾,你为什么不跟一个素不相识的女人有摩擦、有矛盾?因为你离不开你老婆,因为你依赖你老婆,同意吗?所以南海剑拔弩张的时候,我发文斩钉截铁地说不可能打仗。你们见过男人把女人搞死的吗?你们见过女人把男人搞死的没有?不可能嘛。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有摩擦可以坐下来谈判,协商解决,不至于你死我活。女人死了,男人活得了吗?男人死了,女人活得好吗?中美之间要以这个视角来看,这个不展开讲了。

总之,没有中国,美国那50斤土豆搞不来;没有美国,中国那50斤土豆卖不出去。所以过去二三十年,世界经济就是中国和美国(包括整个西方),这样一个一阴一阳、一男一女美丽的“双人舞”。单独看,中国经济玩不转,单独看,美国经济也搞不好,就像单独一个男人活不了,单独一个女人也活不好,但你把两个人放在一起,在一个屋檐下过日子,和谐得很,一下子实现了均衡。世界经济就是这样,中美在一起很均衡,分开了谁都不好过。

然而,当中国出现民工荒的时候,中美“双人舞”发展模式就要被迫终结了。

美国是什么时候开始收缩货币的?2007年。为什么是2007年?因为2005年、2006年中国出现了严重的民工荒。

好有趣啊,当中国出现民工荒的时候,美国就要被迫收缩。因为这个时候你可以继续追求高增长,你可以继续追求高就业,但是你再也不可能每个月800块钱从农村无限获取剩余劳动力了,你就要增加工资,然而增加工资价格就要上去,可是美国又怕通胀。

我再说一遍,当中国出现民工荒的时候,美国就要被迫收缩了。

所以华尔街金融危机根本就不是什么金融监管缺失的问题,而是中美一阴一阳、一男一女“双人舞”随着中国剩余劳动力用完、出现民工荒之后,必须强制性终结。

大家都面临结构性调整。美国(包括西方)要降低其不可维持的高工资、高福利。可是这事容易吗?集权国家降工资、降福利尚且困难,要在民主国家降工资、降福利,容易吗?

众:不容易。

谢作诗:是你们说的不容易啊!那就是说,西方国家的结构调整很难完成,不要乐观。

中国也面临结构调整。过去我们生产100斤土豆,自己吃50斤,剩下50斤卖给美国。金融危机之后,美国储蓄率上升、消费率下降,美国从金融危机之前的负储蓄国家,变成危机后的正储蓄国家了。他们过去生产50斤土豆要吃100斤,现在生产50斤,自己只吃48斤,还储蓄了2斤。我们的问题出来了,我们得面对那50斤土豆怎么办的问题,是不是?

我们必须从主要依靠投资、出口拉动经济增长,转向投资、出口、消费共同来拉动,特别是依靠消费来拉动。

况且,中国已经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了,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你想我生产、别人替我们消费,可能吗?就算他想这样做,也没有那么大的胃口啊!同意吗?

中国再也不可能说自己生产、别人消费了。不可能了,一去不复返了。中国必须提高消费的比例,这是华山一条道。这个问题不解决,中国经济绝对没有希望。如果这个问题没有解决,中国经济变好了,你们让我从哪个楼上跳下去,我就义无反顾的跳下去。

现在我告诉大家,消费和收入是一回事。没有钱,你让我消费,是开玩笑;反之,有钱我不可能不消费。这个世界上就没有人只挣钱不消费的。挣钱不消费,难道就是为了买棺材?所以你指责中国消费低、简单地想提高中国的消费比重,就没有抓住根本,根本是要增加老百姓的收入。收入不上去你想提高消费,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收入有两个来源,也只有两个来源:一个是劳动收入,另一个是资产收入。刘总的《圆富》批评劳动创造财富论,我可以斩钉截铁地说,劳动致富是骗人的,我们不要当真了。你一天最多工作24小时,所以劳动收入是有极限的,要增加老百姓的收入,就必须增加老百姓的资产收入,然后这个国家消费才上得来,这就要求把土地、国有资产分给老百姓。

你可以不相信理论,但你不能忽视经济事实。我们说事实胜于雄辩。各位朋友,你们在全世界,不管是横向,还是纵向,能够找出一个国家,这个国家的生产要素是公有的,然而这个国家的消费是旺盛的,我就立即跳楼。找得出来吗?有没有人给我找一个出来?找不出来,否则我也不敢说这个话。我可不想死,好歹我有房有车有老婆,怎么舍得死呢?

我们天天讲结构调整,从宏观的角度讲什么结构调整,就是提高消费的比重。要提高消费的比重,就要增加老百姓的收入。要增加老百姓的收入,就必须把土地、国有资产分给老百姓。这个问题不解决,中国经济绝对不可能走上一个正常的轨道。经济学是科学,面对科学我就敢斩钉截铁地说。

但要把土地、国有资产分给老百姓容易吗?你知道公有的本质是什么?是官有。你把官员的土地、资产分给老百姓,容易吗?

众:不容易。

谢作诗:所以对中国经济的未来就不要乐观,是你们说的不容易啊!我就告诉你,这个问题不解决,中国经济没有希望,就不可能回到正常增长轨道上。

现在我问,世界上还有没有20多亿的廉价劳动力重新融入到世界市场,再给世界长达几十年的超发货币和搞赤字财政的机会?还有没有啊?

众:没有了。

谢作诗:是你们说的没有啊。那么能够替代IT革命的新技术看得见吗?目前好像还看不见。所以我的结论来了,世界经济,当然包括中国经济,过去的高增长,乃是特定条件下的非常态高增长,是一个偶然事件。

各位企业家朋友,你们千万不要说我过去10%的增长,现在经济困难,看看未来能不能回得去。谢老师说回不去了,过去就是一个偶然事件,是一个非常态的高增长。世界经济,包括中国经济,过去的高增长是一个透支未来情况下的高增长,现在我们在干什么?在还过去的帐。一定要清楚这一条,全世界的财政赤字和货币超发都过头了,现在和未来要还欠账。

现在我讲第二个问题,存在什么中国模式吗?

我们自信,觉得我们有一个中国模式。特别是美国发生金融危机后,我们很自信。

中国经济30年的高增长,老百姓收入有那么大的改善,肯定有做对的地方,而且对的地方一定对的很厉害,这个我不否认。但是,是不是我们就找到了一个中国模式?我们的对,是一般的对,还是一个歪打正着的对。这是需要我们反思的。我一说土地私有,就有人说过去30年,我们土地公有,不照样创造了世界经济奇迹吗?但你要搞清楚,中国经济奇迹背后的逻辑到底是公的成绩,还是私的功劳。你要想明白,不要看表面的东西。

老百姓可以看表面,然而政府官员和专家学者不可以看表面的。

公有的土地也可能产生私有的效果。我有两个家,杭州一个,沈阳一个,老婆只有一个哈。我沈阳的家在浑河的边上。如今的浑河,说河水清澈见底,可能有些夸张,但河两边建了漂亮的绿化带,古树参天,草坪美得不得了。回到沈阳,只要天气允许,我就拿个小凳,到草坪上把电脑放在上面写东西,高兴了,拍一张照片,发到网上去,网友们惊呼:教授,你这是在哪里?他们以为我又到美国去了。我说,这是俺家的后花园!

问题来了。我们的市长不是民选的哟,他为什么要建这样一个漂亮的绿化带?我们的土地是公有的,但假如把这个土地给我,祖祖辈辈交给我,我会怎样使用这块地?我想了一个晚上,答案是:我也要建这样一个漂亮的绿化带,因为只有这样,方圆几公里的房子才能最大幅度增值。

问题是,公有的土地怎么会产生出私有的效果呢?奥妙在哪里呢?

告诉大家,奥妙在于我们的政府追求GDP最大化,追求财政收入最大化。市长要追求手上宽裕,只有手上宽裕,口袋才能装得鼓。他要追求手上宽裕,就必须追求财政收入最大化,就要追求GDP最大化,于是就必须把资源用到最有价值的用途上去。私有呢?私有也是把资源用在最有价值的用途上去。这样的话,公私就达到异曲同工的效果了。

单独看土地公有不好,单独看政府追求GDP最大化、追求财政收入最大化不好,然而两个不好放在一起就变好了。怎么讲呢?单独看土地公有不好,不好我们用负号(-)表示,单独看政府追求GDP最大化、追求财政收入最大化不好,负号(-),负负得正了。所以你看过去几十年,土地公有,然而中国奇迹产生了,你以为是公有的功劳,其实是私有的成绩。你看中国满地都是不合理,到处都是负号,可是中国经济出现了奇迹,为什么?负负得正了。

比如最低工资法,本应该彻底废弃。为什么?简单一句话,它干预我们的签约自由了,就这一条就应该枪毙,没有理由可讲,这是常识。最低工资法不好,负号。美国呢,有法必依,好,正号,负正得负,美国完了。我们有法不依,不好,负号,负负得正了,没事了。

劳动合同法不好,负号。美国呢,有法必依,好,正号,负正得负,美国又完了。我们有法不依,不好,负号,负负得正,我们又没事了。

高税率不好,负号。美国呢,不能逃税,好,正号,负正得负,美国又完了。我们大量逃税,不好,负号,负负得正,我们再次完胜美国。

税率低、税制减,逃税就不好,反之,你税率高、税制繁,还不让人逃税,那企业不就死掉了吗?我见过一些企业家朋友,他合理避税了,感到不好意思。你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你是民族大英雄啊!他税率又高,税制又繁,你还老老实实不逃税,企业不就死了吗?企业死了工人去哪里就业?整个经济怎么发展?

我讲这些是要告诉你,不要简单看中国经济的成功,你要看表面成功的背后到底是我们发现了新的规律,还是一般规律在起作用,是不是市场的规律在起作用。所有这些没有证明一个新的规律,恰恰证明市场规律在起作用。

中国曾找到了世界上最有效的工业化、城市化发展道路。不要看谢老师是右派,我对中国的经济成功有肯定的地方。但到底是一般的成功,还是一个特定的成功,这个要思考。

设想用两种方式建商场,一种是所有商户集资协商建,然后把建好的商场分摊下去,另一种是由独立的第三方先建好,然后再招商引资,招引租户来经营。请问哪一种模式有效率?第二种模式有效率。中国的工业化、城市化正是政府作为独立的第三方来平整土地、铺管线、建道路,建设新城,然后再招商引资。每一个开发区、每一座新城不就是一个商城吗?招商的企业不就是租户吗?如果你认为第二种建商场的模式有效率,凭什么说中国的工业化、城市化道路没有效率,你这是精神分裂啊!所以我说中国找到了世界上最有效率的工业化、城市化发展道路。但是你要清楚,这个模式也有他的负面作用。

官员花的是别人的钱,花别人的钱一定会过度投资,一定会产能过剩。不过这在过去不是问题,过去有老美替我们消费。这个模式过去是非常成功的,但现在不行了。金融危机后,必须要转型。所以不要把过去的成功一般化,说我们找到了中国发展模式。

还要多说一点,经济发展有时候不完成决定于我们做了什么,也有运气的成分。

我们使用世界银行2006年发布的120个城市数据,研究得出的结论是,FDI的流入主要决定于贸易成本,而不是决定于产权保护、契约执行等变量。换句话说,沿海经济之所以好,不是因为沿海制度好、人勤劳,而是因为在全球化时代,沿海天然有优势。所以中国的经济成功不完全是自身努力,也有运气的成分,叫做时来天地皆同力。当产业从四小龙向外转移的时候,中国碰巧进行了改革开放。产业转移到一个地方,这个地方就会内生出竞争力,一旦产业转移出去,就没有回天之力了。我们现在正面临产业转移出去的麻烦问题。我可以斩钉截铁地说,未来经济增长中心又会重新回到东南。中国很有可能运去英雄不自由的。

第三,我讲一讲中国经济的问题。

关于中国的问题,我不展开讲。为什么不展开讲?因为大家来自经济第一线,对于问题,我相信大家感受更深。税费高昂,上游产品垄断高价,其他社会费用居高不下。我们在公众号后台编辑文章,还没有发出去呢,居然说有人举报,给我们删了,这些是不是成本,总得有人监督吧?还有,社保负担过重;金融制度有缺陷,融资成本过高;最低工资法破坏签约自由,这些都是问题。中国的制造成本已经是美国的95%。可以这样讲,我们除了劳动比美国便宜,其他统统比美国贵。有制鞋企业、造拉杆箱的企业回归美国本土,这就好理解了。

最严重的是债务问题。我们的企业债务率是75%,总债务率是260%,美国260%,日本300%,因为集权国家能够承受更高的债务率,表面上我们不那么严重,然而实际是不对的。

首先,我们的债务率从2008年以来有巨幅的上升,上升了20%多,债务短时间内巨幅上升,第一,说明资产的质量不高;第二,说明集中兑付的压力大。

其次,我们的债务率是在资产泡沫中统计的,日本、美国是泡沫去掉后统计的,当泡沫破裂,分母变小后,债务率就会放大。所以我们的债务率实际上是被低估了。

再次,我们的债务率激增没有带来趋势增长率的上升,反而是下降

中国的债务问题非常严重,我们要看数据的来源、数据背后的东西。

最后,我讲第四个问题,经济走向严重衰退已难避免。

问题这么严重,怎么办?

要改革,不要宏观调控。中国需要邓小平,不需要凯恩斯。

怎么改呢?这个问题要清楚。你要不知道应该怎么改,怎么对未来抱有希望呢?

要把土地等重要生产要素界定给个人。这不只是提高效率的问题。这个问题不解决,中国的结构不可能调整过来。我们讲结构调整,就是要增加消费,增加消费的背后是产权改革。表面看是宏观的问题,其实是一个微观的问题。

要把国有资产分给老百姓。这也不只是提高效率的问题,还涉及政府职能能否转变、行政垄断能否打破的问题。

自由要以花自己的钱为前提。花自己的钱才能有自由,我花你的钱,你能给我自由吗?国有企业呢,他花的是别人的钱,花别人的钱能有自由吗?所以过去很多政府文件荒唐啊,什么“自主经营、自负盈亏、自我约束、自我发展”,他没有在企业下一分钱的注,怎么负亏?他可以负盈,但不能负亏,赢了是他的,亏了是13亿老百姓的。花自己的钱,会自我约束,花他人的钱,怎么自我约束?国有企业怎么自我约束?荒唐死了,我们脑子有问题吧。

所以要搞国有企业,就不可能转变政府职能,国有企业多个婆婆可不是坏事。

国有企业怎么可能跟私有企业平等竞争,既要做大做强做优国有企业,又要打破行政垄断,谁信啊,你去骗小学生吧。做大做强做优国有企业与打破行政垄断是不相容的。你可以把改革叫得震天响,但我不看你说了什么,我只看你做了什么。

要减税。但不减支,无减税。为此教育、医疗等事业单位要推向市场,要裁官裁公务员。

市场上能找到饭吃,才有饭吃,找不到,就不应该有饭吃。我就是吃财政饭的,真是无耻之徒,我出门都躬着背,我在企业家面前非常自卑。教育、医疗市场化之后就会上不起学、看不起病?不会,只会上更好的学,看更便宜的病,我不展开讲,总之请你相信我。

裁官裁公务员不只是减支,不然,也没有办法放松管制。官员他要搞业绩,就得找事。找事,企业家就有麻烦,同意吗?所以裁撤部门、裁官裁公务员,这是转变政府职能的前提,这些不解决,你说减税,你说转变政府职能,鬼才信。你不仅不会减税,还会想着怎么增税。

要依法治国,但是只有在私有产权、市场经济的条件下才可能有法治。这是经济学最基本的道理,这是常识。时间有限我没法展开讲。

要放弃社会保障,回到养儿返老、储蓄养老,回到老祖宗的养老方式上来。

我们把沿海的税收起来,把大城市的税收起来,然后去补贴偏远的农村,这是违反我们圆道理论讲的财富的逻辑,这是在做违反市场规律的事情。我常说,我愿我的家乡成为蛇鼠的天堂,因为只有我的家乡荒芜了,乡亲们才能过上好的生活。

地球是圆的,凭什么我的老家是偏远地区,而北京是中心城市?偏远不是一个地理概念,偏远是因为物产不丰富。因为物产丰富,人、要素都汇聚这里,于是北京成了中心城市。我的老家,就是三国演义讲邓艾打到成都了,姜维还在苦守的那个地方,因为物产不丰富,人、要素都流出那里,所以才偏远。亿万年来,乡亲们都没有富裕,凭什么你能指望今天我的父母亲人能在老家富裕呢?所以正确的做法是把偏远地区的人转移到沿海、大城市,而不是向沿海、大城市征税去补贴偏远地区。这是违反圆道精神的。

然后要放开思想市场;没有思想市场,创新从哪里来?

中国经济要好,必须按照我说的搞,不按我说的搞,没戏,这个事情不要多说,我对自己的经济理论是很自负的,我生活中是非常低调的人,但写文章很冲的。我老婆说凭什么你那么自信满满,因为我的理论简单,简单就不容易出错。

实际会怎么做呢?实际会怎么改革呢?

今天我们提出供给侧改革。当听到这个说法时,我是有些悲观的。只有真改革和假改革之分,没有供给侧改革和需求测改革之别。你说供给侧改革,难道有需求侧改革吗?既然没有需求侧改革,何须说供给侧改革,世界上只有一个改革,你加这个定语说明没有想清楚。

只有市场化才是改革。改革不是解决要干什么,而是解决谁来干、怎么干。这是关键,也才是检验是不是供给侧改革的关键。今天我们在供给侧改革的旗号下,搞什么基础建设,搞什么技能培训,搞什么转型升级,试问:在计划体制下要不要做这些事情?

众:要。

谢作诗:你们说要,不是我说的啊。那我再问,难道说计划体制下做这些事情也叫改革?还是供给侧改革?其实道理不深,为什么要装聋作哑呢?

所以我说,依靠市场,依靠企业家来做事,这才是改革,任何不是依靠市场、不是依靠企业家来搞经济的做法,统统都是反改革,同意吗?

众:同意。

谢作诗:萨伊定理说供给创造需求。没有生产,没有消费;没有供给,不可能有需求。

怎么讲呢?孤岛上的鲁滨逊,他要消费,得先生产出来,同意吗?

如果同意咱们再往后讲。后来岛上来了星期五。他们可以分工,鲁宾逊负责摘果子,星期五负责抓鱼,这样鲁滨逊可以不抓鱼,然后有鱼吃,星期五可以不摘果子,却能有果子吃。不需要亲力亲为,但消费仍然要以生产为前提。如果鲁宾逊摘不到果子,他就吃不到鱼,星期五抓不到鱼,他就吃不到果子,因为星期五不会白送你鱼吃,鲁滨逊也不会白送你果子吃。

有了货币之后,难道就改变了事物的本质吗?难道就改变了生产是消费的前提吗?不会。

没有生产不可能有消费,生产鱼本身就创造了对果子的需求,而生产果子又创造了对鱼的需求。有效需求不足一定对应着有效供给不足,果子卖不出去,是因为鱼抓少了,鱼卖不出去,是因为果子太少了。所谓产能过剩,不过是一些行业占用资源过多,另一些行业占用又过少,资源占用少的那一端不能产生足够的收入来消化吸收资源占用多的那一端的产出罢了——不存在产能过剩,只存在产能错误,是两头都错,多的多了,少的又少了。

所以,靠需求管理是不可能解决问题的,宏观调控不能解决多的多了、少的少了的问题。

宏观调控不但不能解决问题,长期来看还会扼杀经济的潜在增长率。

为什么人类几万年来没有像样的增长,只是工业革命后才有现代意义上的增长?因为工业革命过后生产方式发生了根本性的改变,采用迂回生产,也就是用资本进行生产的方式。

如果没有剩余,吃了这顿没有下一顿,怎么会有资本积累,迂回生产的链条怎么可能延长?我们说财富积累是经济增长的结果,反过来,经济增长也是财富积累的结果。有人说发展中国家收入水平低,所以增长快,这完全是错误的说法。正确的说法,越富裕越增长。这是我的理论。你富裕了才可能进行资本积累,发展中国家经济增长速度快,你是借了发达国家的力,是我们开放引进了美国的技术,引进了美国的资本。如果没有美国的富裕、美国的积累,我们怎么发展。穷不是发展的理由,人均收入低不是发展的理由。美国、欧洲为什么增长率低,不是因为他们富,是因为他们破坏了市场。如果不破坏市场,那么越富裕越增长。

不要救市,这只是我的想法。实际上,不救是不可能的,中国不可能允许大银行、政府倒闭的。但越救市经济只会越来越糟,你把本来多的维护下来,这是扼杀经济的未来。

这是货币量情况。现在我们的货币量是美元的两倍多,我们的GDP没有美国多,美元是世界货币,我在家里放着美元,美国人不会在家放人民币,这你就知道中国的货币超发了。

这是中国的M1、M2增长图。在1到6月份,M1、M2发生了背离。M0增长7.2%,和GDP的增速大体相当,M1增长24%,M2增长11%。M0就是我们熟悉的钞票硬币。M1是M0加活期存款,活期存款主体是企事业单位,因为他们要应对日常交易。M2是M1加定期存款和储蓄存款,定期存款和储蓄存款的主体是居民,即要素所有者。M0没有大幅增长,M1大幅增长,说明主要是活期存款增长了,企事业单位获得了很多贷款。我们2月份新增贷款是2.56万亿,超越了2009年,创历史新高,所以M1巨幅增长好理解。但这些钱在账户上躺着,并没有进入到生产领域。因为M2只有11%的增长。如果完成了生产循环,这些钱就会变成要素所有者的收入,就会转化为定期存款和储蓄存款,M2和M1就不会发生背离了。M1、M2背离,你可以牵着马走,但绝对不能用绳子推着它走,过去可以靠发货币来发展经济,现在没有用了。你发吧,我就是不投资,资金在市场上空转。

大家看看这个图,1到6月份固定资产投资增长9%,民间投资增长2.8%,说明投资主体是政府、国有企业。民营企业都不敢投资,国有企业投资能赚钱?鬼才信。所以6月份经济数据比预期好,我反而解读为利空。不要看表面,要看数据是怎么产生出来的。四万亿的坏账还没有消化,新的坏账又要产生了,怎么看好中国经济呢?但也不要太悲观,系统性的风险很难发生。为什么?你看委内瑞拉,经济到了崩溃的边缘,可是他们有企业、银行倒闭的没有?政治经济制度决定了,我们可以不受约束的发货币、搞赤字,还可以使用行政手段。

中国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可能性不大,但经济会一点点掉下去。我认为恶性衰退已经无法避免,人民币大贬无法避免。这跟美国没有关系,是我们自身的原因。系统性风险不大,不是问题不严重,而是基本经济政治制度决定了我们可以靠超发货币、行政手段来避免短期冲击,但这只会给长期带来麻烦,所以我很悲观,这个就是结论,谢谢大家。

精彩视频:

时代格局与经济大势:http://v.qq.com/x/page/s03261l71rl.html

野生动物保护法才是大象的正真屠杀者:http://v.qq.com/page/q/0/f/q0317fyat0f.html

美女就该“富豪”:http://v.qq.com/page/u/k/2/u031329u9k2.html

井田制不是土地产权界定形式,而是精致的劳动使用合约安排:http://v.qq.com/page/f/1/n/f03122www1n.html

劳动致富是骗人的:

http://v.qq.com/page/v/t/j/v0310xo96tj.html

土地不出现兼并,改革就是失败的:http://v.qq.com/page/t/w/r/t03072o6hwr.html

吃饭不是土地问题、粮食问题,而是收入问题:http://v.qq.com/page/u/f/h/u0304wdkgfh.html

私有产权与女性之美:http://v.qq.com/page/w/f/l/w03025zdafl.html

三从四德不是歧视妇女:http://v.qq.com/page/p/b/x/p01976imkbx.html

精彩评论:0

还可以输入250个字 评论

评论成功

评论失败

谢作诗

《人人都是“资本家”》作者,有联系讲座、约稿、访谈等事项者,敬请发函zuoshixie@hotmail.com或电话18640116699。

热门文章HOT NEWS

订阅 "百家" 频道, 观看更多百家精彩文章

 

百度新闻客户端

  • 扫描二维码下载
  • 订阅 "百家" 频道
  • 观看更多百家精彩新闻
用户反馈